中新網6月9日電 日本新華僑報日前刊文稱,歷史,是由人構築的。大多數的人只是被時代的洪流裹挾前行的眾生,但也有少數人是被歷史選擇並最終影響歷史進程的。甲午戰爭,是日本近代史上第一場獲勝的對外戰爭,同時也是改變中日兩國此後百年國運的決定性戰爭。
  文章摘編如下:
  打響甲午戰爭第一戰的,是豐島海戰;打響豐島海戰第一槍的,當屬“高升”號事件。那麼打響“高升”號事件第一槍的呢?是“浪速”艦艦長東鄉平八郎!
  “浪速”艦,是一艘非常傳奇的軍艦。除了艦長東鄉平八郎後來成為日本海軍元帥,和乃木希典並稱日本“軍神”外,該艦還出過多位聯合艦隊司令、海軍大臣,乃至於首相。就連發現腳氣病與維生素缺乏有關的海軍軍醫總監高木兼寬,也是在該艦服役時獲得這一研究成果的。
  1894年7月25日,黃海海面,風平浪靜。誰也無從預測,這萬頃碧波將會在下一刻變成一首怒歌。正在“浪速”艦上觀戰的東鄉平八郎艦長,看到一艘揚著英國商船旗的運輸船“高升”號向著豐島這邊駛近。當“高升”號經過“浪速”艦的右舷時,東鄉平八郎發現這艘運輸船上居然站著不少清兵。他立即發出信號,要求停船,並派出臨檢將校人見善五郎上船檢查。
  人見善五郎在查看了船籍證明書和其他文件後,瞭解到這是一艘英國印度支那汽船公司的船,受清國政府雇佣,運送1100名清國陸兵和14門大炮及其他若干武器從大沽前往牙山。人見善五郎命令英國船長高惠悌要跟著“浪速”號繼續前行。
  過了沒多久,“高升”號發來信號,說有緊急情況。東鄉再次派人見善五郎過去。“仔細問船長出了什麼事,如果是因為清兵不聽話而為難的話,就把船長以下的船員全部用小船帶回來。”人見善五郎回來說:“清國將士們拒絕聽從‘浪速’的命令,他們在威脅船長,現在‘高升’號內的氣氛非常緊張。”東鄉平八郎下令給“高升”號發去信號,“立即棄船!”“高升”號也回覆信號,“請放小船過來。”
  然而,“浪速”艦拒絕向“高升”號提供小船。與此同時,“高升”號內的清軍也開始奮起反抗,阻止船長聽命於“浪速”。“浪速”與“高升”僵持了2個半小時後,東鄉平八郎下令:擊沉“高升”!
  “浪速”先是發射魚雷,然後又用炮彈攻擊,幾發炮彈擊中機艙,導致鍋爐爆炸,艙內不少人被活活燙死,千餘名清兵爭先恐後地跳入海中。下午1點15分,“高升”號從船尾開始沉沒,東鄉下令停止炮轟。1點46分,“高升”號從海面上徹底消失了。
  當“浪速”艦擊沉“高升”號的報告傳回日本後,日本朝野為之驚愕。就連首相伊藤博文都憂心不已,生怕會因此跟雄霸在世界七大洋上的大英帝國樹敵。
  但是,東鄉平八郎下達擊沉“高升”號的命令,並非一時衝動,也不是故意逞強。作為日本第一批“海歸”的海軍軍官,東鄉平八郎曾在英國留學八年,在“漢普郡”、“烏斯特”等艦上實際學習,還研究過國際法。返回日本後,他也曾率軍艦至上海、福州和基隆等地觀察中法戰爭,對於國際大形勢和國際法都相當熟諳。
  從未有人指出的是,東鄉留學英國的8年間,被一些歐美人都當成中國人羞辱,而他因為跟對方力爭也沒少挨打。在下令擊沉“高升”號的瞬間,東鄉是否也有一種快感呢?或許,他感覺心底淤積已久的怨氣終於可以發泄了。
  甲午戰爭凱旋歸來後的東鄉,名氣大震。其83歲的老母親益子,甚至選擇了用下跪行禮的方式來迎接自己的兒子,並把兒子讓到了家裡的主位上。這個當年因為給哥哥喝辣椒水,在外面打架,偷家裡冰糖而沒少被自己暴揍的兒子,在今天,就是國家的英雄!
  “浪速”艦對“高升”號的攻擊,讓日本嘗到了不宣而戰的巨大甜頭,併在此後不斷地故伎重施,偷襲旅順港、珍珠港,發動九一八事變、七七事變等。
  儘管東鄉在晚年,也曾承認自己最為愧疚的,就是奪去了一千多名清兵的性命。然而,人們對於英雄人物的嚮往,往往掩蓋了戰爭的殘酷性。(蔣豐)  (原標題:日華媒:甲午日本名將受捧 掩蓋戰爭殘酷)
創作者介紹

彩繪傢俱

cv08cvtiv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